松野雾松脑壳好疼

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致《不器用大人》


——这是一篇相当相当垃圾的长评

@格瓦拉

(还是熟悉的刀上抹糖,熟悉的劳斯莱斯,神仙下凡辛苦了!)
(全篇都充斥着我个人相当垃圾的分析理解,语言组织也相当烂,希望你不会嫌弃orz)






全文绝大多数都是以爆豪胜己的视角展开,所以在爆豪胜己的视角中,就有了两个多次出现的关键问题:

一:绿谷出久还怕不怕痛?
二:绿谷出久还是原来的绿谷出久吗?



爆豪胜己在童年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绿谷出久是个既怕痛又爱哭的“deku”了,到了中学,甚至上了雄英,绿谷出久爱哭的老毛病依旧是没治好。

那他还怕不怕痛?

绿谷出久获得个性之后,伤痕累累已经成为了他的常态了。

他不喊痛了。

那他还怕痛吗?

绿谷出久不喊痛了,那他还是原来的那个既怕痛又爱哭的绿谷出久吗?

【所有的疑问在一个平常的下午戛然而止。】



在一个平常的下午,15岁的爆豪胜己见到了来自未来的,25岁的绿谷出久。

一个除了面貌,完全不是那个他所熟识的,陌生的绿谷出久。

25岁的绿谷出久变得成熟,(在爆豪胜己眼里)变得色     情,他的容貌吸引着爆豪胜己,他的一举一动对爆豪胜己而言都是挑逗,勾引,诱惑的一种。而在他们的会面,甚至到了床上,占有主导权的一直是绿谷出久。

直到,他向爆豪胜己坦白了自己右手的伤势。

(不得不说高潮部分依旧是如此动人心弦……)




在绿谷出久的心里,别人的地位永远都是远大于他自身的地位。

无论有多么危险,无论自己有多么恐惧,只要有人需要他,那他就一定会挺身而出。

相泽消太在个性掌握测试中对绿谷出久说过:你也只会在救下一个人之后,就变成一具木偶。

可我觉得,哪怕绿谷出久已经变成了一具木偶,只要他还有意识,只要他还能动起来,那他就一定会继续行动起来,一定。

哪怕自己已经身受重伤,,哪怕前方是死路一条,只要有人需要他,那他就一定会去回应对方。

因为他是英雄。

因为绿谷出久是个为拯救而诞生的英雄,他永远都是在一次次抵御恶意,保护民众的战争中的前锋。

【“小胜,我没有办法了。”】

【绿谷出久的右手伤痕遍布,它曾经既温暖又有力,像是能击碎一切的苦难与噩梦。】

但是,如果他没有办法了,那他一定会选择牺牲自己。

无论是欧尔麦特,还是这个25岁的绿谷出久,在英雄的光辉背后的阴影,尽是这些不被大众知晓的伤痕与疼痛。

25岁的绿谷出久要拖着他那伤痕累累,软弱无力的右手继续度过余生的几十年。

他现在是失去了哭的资格,没了喊痛的权利的英雄“deku”,但也是那个会被15岁的爆豪胜己的咄咄逼人而打回原形的“deku”,那个既怕痛又爱哭的“deku”。

他一直都是那个既怕痛又爱哭的“deku”。





(我一直都觉得,你笔下的爆豪胜己,真的是比爆豪胜己还要爆豪胜己了〔?〕)

我认为能够让爆豪胜己哭的理由只有一个:他的自尊心受挫了

爆豪胜己是连悲伤的时候都在愤怒,那令他愤怒的是谁?

绿谷出久?

是。

但更多的,是他自己。那个未来的,25岁的,没能保护好绿谷出久的自己。

而且,我想爆豪胜己的自尊心事绝对不允许自己连区区一个绿谷出久都没能保护好。但现实就是如此,他要不得不接受自己没能保护好绿谷出久的事实。

结果呢?

【“和你现在一样。”】

【“他哭了。”】

爆豪胜己这个人……我觉得他真的是非常的奇妙。

他是一个无法用常识来理解的人,无论是多么不合常理,多么无法接受的事,只要是他来做,就都会变得理所当然,成为独属他的浪漫。

就像是《Always》中爆豪胜己那份过于可怕的偏执,又或是《寻找deku》里把艾尔塔尔作为绿谷出久一个人的坟墓。

明明都是些如此荒诞的情节,但如果是爆豪胜己,只要是爆豪胜己,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的了。

(这种咔式浪漫真不知道要苏死我多少次.jpg



【“我他妈就问你一句话!”】

【“你他妈到底——”】

【“——疼不疼?”】

那爆豪胜己对绿谷出久抱有怎样的感情呢?

我读不懂,说不出口。我只知道这份感情太过复杂,太过凶猛,我无法用任何一个浅薄的词去形容它。

绿谷出久对爆豪胜己而言是特殊的,而爆豪胜己对绿谷出久而言也是特殊的。

爆豪胜己所认识的“deku”,不是那个在职英的舞台上闪闪发光的职英“deku”,而是那个既怕痛又爱哭的“deku”。

绿谷出久是所有人的英雄,而爆豪胜己是绿谷出久的英雄。

能够让职英“deku”卸下重担,再一次变回那个既怕痛又爱哭的“deku”的人,只能是那个会拥抱他的,他的英雄——爆豪胜己。




15岁的爆豪胜己偶然得知了他与绿谷出久的无数个未来中的其中一个,但却有瑕疵的未来。

他不会连区区一个“deku”都护不住。

他是一个行动派,只要他想,就没有他创造不出来的未来。

所谓英雄,乃是无论何时都能讲绝境逐渐打碎的人。

15岁的爆豪胜己一定会创造出最完美的未来。

然后,再一次与那个25岁的绿谷出久相遇时,骄傲的,放肆的去嘲笑那个没能保护好他的爆豪胜己。

绿谷出久怕不怕痛?

——怕。

绿谷出久还是原来那个绿谷出久吗?

——是。














最后,想对你说句(即使我知道我没有这个资格)

欢迎回来。